安阳市林业局  > 林业资讯  > 林业大事件

北纬52度:穿越火线 踏雪而归

设置字体大小:【 】 【打印】 【页面调色板  发布时间:2017-02-15


  在大兴安岭西麓、中俄界河额尔古纳河旁,有一处"林海孤岛"。那里是高寒山林气候,即使是夏季,夜晚的温度最低可达零下20摄氏度。

  那里就是北纬52度、东经120度,位于我国版图上鸡冠顶端的内蒙古自治区额尔古纳市奇乾乡。

  这里不通市电、不通邮政、不通网络,虽然与世隔绝,却没有田园牧歌,也不是世外桃源。人,是奇乾乡最稀有的动物之一。

  就在这寂寥之地,我们结识了武警大兴安岭森林支队奇乾中队。这支仅有50多人的森警队伍担负着我国唯一一片集中连片未开发的原始森林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林区的安全,林区面积约95万公顷,人均防火面积相当于24000个标准足球场。他们冬春季反盗猎、夏秋季防火灭火,将青春与雪林相融。

  极寒与火场的挑战

  胡彭冲说,他当初是抱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想法入伍的,但奇乾乡给了他一种全新的人生体验。让他印象最深的,是2014年4月30日的打火行动。那天,中俄边界大火烧到了奇乾中队防区,战士们乘坐直升机直奔火场,冒着被火烧伤、被树木砸伤的危险在火头必经之地开挖防火隔离带,预防火线的蔓延。4个昼夜的作战中,他们的防护镜在高温下慢慢变软,鞋底被烤化了,头发眉毛烤糊了,脸被燎起串串水泡,后背却还冻得生疼。

  今年18岁的魏征出生于吉林延吉,家乡最冷的时候是零下20摄氏度,他觉得自己还受得了。可冬天的奇乾乡,夜晚最低温度能达到零下52摄氏度。魏征的手脚很快就冻裂了。

  "有一次从外面打水回来,发现裤子都被冻硬了,能立起来,自己都想笑。"面对极寒的艰苦环境,魏征和战友都学会了乐观生活。

  与自然抗衡,更与自然共生。每逢冬季,炊事班副班长屈振蓬都会把雪糕和肉放到室外,"冬季太阳能和发电机供电不足,自然环境远比冰箱靠谱得多。"

  他们还发明了娱乐项目"河道足球"。进入冬季,河水都结了一米多厚的冰层,战士们经常在上面踢足球,玩得不亦乐乎。

  寂寞与情感的考验

  除了忍受身体上的寒冷,这些森警汉子还要承受情感上的落寞。奇乾中队花名册显示,中队官兵平均年龄只有23岁,且90%是"90后"。除了已经结婚的,仅有杜宇一人有女朋友。

  "从高中到现在,我和窦欢已经恋爱9年。有一个女孩愿意用青春等我9年,实在幸福。"谈到女朋友,杜宇的笑容里写满快乐与心酸,"这么多年,情人节等节日几乎与我们无缘。我已经和父母说好了,明年我就把窦欢娶回家,用一辈子守护她,给她一个更好的未来。"

  其他战士在爱情上并没有杜宇这般幸运和幸福,很多人刚刚利用年假和女孩联系上,便返回杳无人烟的森林,恋情也就无疾而终。

  但他们却收获了一帮战士兄弟和一群狗"伙伴"。在很多部队都有一些警犬,它们有战斗编制,享受伙食费,执行特殊任务。但奇乾中队的编制里,没有警犬,这些狗只是为战士驱赶了无数孤寂的生活"老友"。"黑球"和"口罩"总会在开饭前与官兵一起集合站队"唱歌"--战士们唱,它俩便跟着叫;战士唱完,它们也不叫了。还有一只曾陪伴他们多年的"二狼",官兵曾将它送下山就医,想为它寻一个温暖的地方安度晚年。没想到"二狼"半路把绳子咬断,拖着残腿回到奇乾。"二狼"死后, 战士们在营区旁的白桦林为它选了一块稍高出地面,不潮湿、水也淹不到的地方作为墓地。后来,他们在路上看到一个形状与"二狼"相似的树根,还特意捡了回来,放在营区作为永久的纪念。


  简单而遥远的梦想

  森林里有朋友,但还有一种叫"草爬子"的害虫,一旦被它咬到,人会瘫痪甚至死亡。

  大学生士兵宋昊南第一次被草爬子咬到时,忐忑不安。手臂上的草爬子使劲儿往肉里钻,可另一只还死死地趴在那。班长将点燃的烟头戳在他手上,"别急,才只进去一个脑袋,我帮你把它弄出来"。那种疼痛,让宋昊南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第二次被咬时,他一声没吭,自己就处理了。战士们都说,在奇乾乡,没有伤病就是幸福,有了伤病能得到及时的医疗救助就是最大的梦想。

  艰苦的环境磨炼人的心性。这支从1963年建队以来,一直驻守在原始森林深处的中队已走出2名将军、10名师职领导和26名团职领导,许多复员返乡的官兵也成为各行各业的佼佼者。

  负责烧锅炉的康广林也有个梦想。他说,自己已经定下3个小目标:当兵、做厨师和开挖掘机。他说,虽然不喜欢烧锅炉,但服从中队安排,"烧不好锅炉的卫生员不配做好厨师,退伍后,我要去学一门手艺,就从学厨师做起"。

  夕阳西下。夜空中,营区右前方出现了一颗明亮的星,和奇乾中队彼此相照。战士们说,这颗星几乎每天都会出现,他们称它为"奇乾星"。马斌说,他也要做夜空中最亮的星,心怀梦想,爱岗敬业,即便在认清理想与现实本来的样子后,依旧竭尽全力地干好本职工作。

  这就是奇乾乡,这就是奇乾中队。我们走的那天,奇乾乡没有下雪,战士们在森林中野营拉练,"黑球"远远地凝视着我们,没有出声。"口罩"跑到我的身边,用它身上最柔软的腰磨蹭我。

  这是最美好的他们,他们在北纬52度。

信息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 责任编辑:安阳市林业局管理员